單一的顏色對我來說是無意義的,什麼黑色代表沮喪,白色等於純潔的說法。我還是比較偏愛彩色的世界,或許某個部分已經太黑暗,我只是在尋求一個適當的平衡點。彩色鉛筆簡單,沒有事後的洗刷過程,隨時隨地可以著色,也鍾愛筆落在紙上的力道所留下的痕跡...只是很久沒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