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0月2日,我隻身從多倫多起飛,前往英國Brighton,為我第二張專輯美容... 在出發前,我便著手由網路搜尋棲身之地。我挑剔,要舒服,要特別,要便宜。很幸運地,我發現了 Hotel Pelirocco。它就在海邊,大門一走出去往左邊看就可以看到浩瀚的大海洋,然後它最特別的是,每一個房間都有特別的主題,就連一樓的餐館也會在每個禮拜掛上不同藝術家的畫,活像個藝術展覽館,很棒。我一個人每天搭火車來回Brighton 與 Lewes,直到導演他們抵達了,我才有機會到處晃晃。離開前一天,我在海邊的小小pub看了Broadcast 與 Saint Etienne的演出,今晚特別迷幻,因為重感冒
 
 
 
 
 
 
 
 
 
 
 
 
2002年10月9日,
我離開了Brighton。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