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0月14日,我從多倫多開車前往紐約,
去為我的專輯做最後衝刺。開車為了省錢,
因為紐約什麼都貴,我下榻的飯店一天大約要
台幣八千多元,因為地點佳,方便工作,
那優勢的地點竟是在時代廣場附近...
要不貴都很難。雖然只住了兩天,都夠傷了。
然後吃東西也貴,母帶後期處理更貴,
刷 了我三張卡,總共花了大約新台幣十九萬。
這樣說吧,不然大家沒有概念,台灣的母帶後
期處理大約是五萬元上下。不過,能有機會
到這個國際性專業的錄音室來,與知名的
engineer Howie Weinberg 合作,也算是一個
美麗又昂貴的經驗吧!
2002年12月,我發行了這張跑遍世界才完成的專輯。可惜,台灣盜版太嚴重了,唱片公司一家家的撐不住,根本很難再有機會可以有足夠的經費與這些不同文化的音樂人們合作。我想,現在只有低成本DIY可以生存... 因為強盜太多。可是這是很可惜的,外面世界這麼大,台灣只有那麼那麼小一塊, 當這些engineers知道我是來自遙遠東方的小島,都覺得很驚訝。如果還能有機會,我能認識多一點陌生的他們,他們也能認識我們... 那該有多好。